首页 > 文体 > 正文

端午节,不仅仅是纪念屈原

章雪峰 著 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 2019年3月

端午节,又有端五、重五、重午、蒲午、端阳、女儿节、浴兰节、天中节、天医节、地腊节、龙舟节、粽子节、诗人节等多种别称,是我国传承了两千多年的重大节日之一。一般认为,端午节源于纪念屈原。其实,真要深究起来,仅仅一天的端午节,要纪念的人,可是多了去了。翻看《藏在节日里的古诗词》就可以列举一些,一起来感受一下。

楚人,自然认为是源于纪念屈原

南朝梁宗懔的《荆楚岁时记》说:“按五月五日竞渡,俗为屈原投汨罗日,伤其死所,故命舟楫以拯之。”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》也说:“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,楚人哀之。每至此日,竹筒贮米,投水祭之。”

距离唐朝张说最近的《隋书·地理志》记载更详:“大抵荆州率敬鬼,尤重祠祀之事。昔屈原为制《九歌》,盖由此也。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罗,土人追至洞庭不见,湖大船小,莫得济者,乃歌曰:‘何由得渡湖!’因而鼓棹争归,竞会亭上,习以相传,为竞渡之戏。其迅楫齐驰,棹歌乱响,喧振水陆,观者如云。诸郡率然,而南郡、襄阳尤甚。”

因此,唐朝的张说,到了属于大荆州区域范围内的岳州,也认为是纪念屈原的,他才在诗中写“土尚三闾俗”。

吴人,认为源于纪念伍子胥

记录同样见于南朝梁宗懔的《荆楚岁时记》:“五月五日,时迎伍君。逆涛而上,为水所淹。斯又东吴之俗,事在子胥,不管屈原也。”伍子胥虽是楚人,但横死于吴国。他自刎而死之后,吴王夫差命人将其尸体于五月五日投入江中,是故吴越之人奉伍子胥为波涛之神,在端午节举行龙舟竞渡来祭祀他。

越人,认为源于纪念越王勾践或者孝女曹娥。

宋人高承的《事物纪原》说:“竞渡之事起于越王勾践,今龙舟是也。”同样是宋人的陈元靓的《岁时广记》,记录说:“竞渡起于越王勾践,盖断发文身之术,习水好战者也。”

曹娥,则源于《后汉书·列女传》:“孝女曹娥者,会稽上虞人也。父盱,能弦歌,为巫祝。汉安二年五月五日,于县江溯涛迎神,溺死,不得尸骸。娥年十四,乃沿江号哭,昼夜不绝声,旬有七日,遂投江而死。至元嘉元年,县长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旁,为立碑焉。”传说曹娥投江五日后,其鬼魂抱着父亲的尸体浮出水面。曹娥的孝行感天动地,人们为她撰文立碑,为她划龙舟祭奠。至今,浙江省还有曹娥江、曹娥镇。

在湘西、广西一带,还有端午节纪念伏波将军马援的风俗

端午节,还真挺忙的。本来人就挺挤的,可张说在岳州,居然还往里面加人,而且一加就是两个——“江传二女游”:娥皇、女英。

当然,端午节最主流的说法,还是源于纪念屈原。那么问题来了:娥皇、女英,越王勾践,还有伍子胥,都是早于屈原的历史人物。既然他们都比屈原早,而且一直被人纪念着、祭祀着,咋还被后出的晚辈屈原给抢了风头呢?

所以,自唐至今,就一直有人不大相信端午节源于纪念屈原的说法,比如大名鼎鼎的李时珍。他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谈及“粽”时说:“今俗五月五日以为节物相馈送。或言为祭屈原,作此投江,以饲蛟龙也。”所谓“或言”,就是“有人说”的意思。李时珍如此写法,完全是存此一说的意思,自己的态度显然是审慎的,是不大确信的。

端午节既然不是源于纪念屈原,那么源于何处?

“端午”一词,最早见于晋人周处的《风土记》:“仲夏端午,烹鹜角黍。端,始也,谓五月初五日也。”而端午节的真正起源,比晋人周处早,比楚人屈原也早,源于先秦古人的“五月初五是恶月恶日”的观念。

《礼记·月令》载:“是月也,日长至,阴阳争,死生分。君子斋戒,处必掩身,毋躁。止声色,毋或进。薄滋味,毋致和。节耆欲,定心气。”《风俗通》载:“俗说五月五日生子,男害父,女害母。”《论衡》载:“讳举正月、五月子,以正月、五月子杀父母,不得举也。已举之,父母祸死。”

可见,早在先秦时期,人们便有此固定观念:“五月”是“恶月”“毒月”“死月”,“五日”也是“恶日”。就连“五月五日”出生的孩子,都不吉祥。

先民有此观念,并不奇怪,完全可以理解。要知道,已是炎炎夏日的农历五月,不仅气温偏高,而且蛇、蜈蚣、蝎子、壁虎和蟾蜍等毒虫肆虐。这对于生存环境本就十分恶劣的先民而言,实在是一个恐惧感十足的季节。直到我们今天,仍然可以在民间听到五月的禁忌,比如“五月盖屋,令人头秃”“五月到官,至免不迁”,等等。

所以,面对“恶月”“恶日”,生存能力还比较弱小的先民们,出于求生的本能,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,用上了沐浴兰汤、系五色丝等手段,用上了雄黄、艾草、菖蒲等中药,用来抵御各种毒虫的危害。

就这样,一年又一年的五月初五,先民们都如此这般、约定俗成,于是形成了五月初五这一天的仪式感,于是形成了五月初五端午节。

端午节的节日风俗,第一项当然是采药辟邪

古人相信,端午节采药用药,可以辟邪。《夏小正》载:“此日蓄药,以蠲除毒气。”

要用到的第一味中药,是艾草。

《荆楚岁时记》载:“五月五日采艾以为人,悬门户上,以禳毒气。”即是采艾草扎成人形,悬挂门前;也有将艾草扎成虎形的,《岁时广记》载“端午以艾为虎形”;《燕京岁时记》载:“每至端阳,闺阁中之巧者,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……以彩线穿之,悬于钗头,或系于小儿之背。古诗云:‘玉燕钗头虎艾轻’,即此意也。”

古人还相信,用艾草泡酒为“艾酒”,在端午节饮用,也可以辟邪。这是有道理的,艾草性温、味苦,其叶内服可以和经血、暖子宫、祛寒湿。

要用到的第二味中药,是菖蒲,又称剑蒲。《岁时广记》载:“端午刻蒲剑为小人子,或葫芦形,带之辟邪。”这又是将菖蒲刻成人形了。

菖蒲也是颇有药用价值的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载:“菖蒲:味辛温。主治风寒湿痹,咳逆上气,开心孔,补五脏,通九窍,明耳目,出声音。”

菖蒲还可以泡酒,称为“菖蒲酒”“菖华酒”“蒲觞”,在端午节饮用,以驱瘟气。《荆楚岁时记》载:“端午,以菖蒲生山洞中一寸九节者,或缕或屑,泛酒以辟瘟气。”

要用到的第三味中药,是雄黄。雄黄入药,历史悠久。雄黄辛温,有毒,可以用作解毒剂、杀虫药。古人认为雄黄可以克制蛇、蝎等百虫,“善能杀百毒、辟百邪、制蛊毒,人佩之,入山林而虎狼伏、入川水而百毒避”。

雄黄可以外搽也可以内服。外搽,主要是杀虫、解毒,治疗痈肿疔疮、湿疹疥癣、蛇虫咬伤;内服,可治惊痫、疮毒。但是,内服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,一是只能少量饮用,二是遵古法炮制的雄黄酒才能饮用。这是因为,雄黄真的有毒。

端午节时,三味中药一起用,场景是这样的:据《帝京景物略》载,“五月五日,渍酒以菖蒲,插门以艾,涂耳鼻以雄黄,曰辟毒虫。”

除此之外,人们还通过佩戴彩色的“五色丝”“长命缕”“续命缕”,互赠香囊、五毒扇、五毒符等方式,来辟邪祛毒。

端午节的节日风俗,第二项才是赛舟竞渡

包括岳州在内的荆楚之地,是我国古代最尚竞渡的地方。《太平寰宇记》记载了荆楚之地流行竞渡的情况:

荆之为言强也,阳盛物坚,其气急悍,故人多剽悍。唐至德之后流佣争食者众,五方杂居风俗大变。然五月五日竞渡戏船楚俗最尚,废业耗民莫甚于此。

可见到了宋朝之后,端午节当天偶一为之的竞渡,居然到了“废业耗民”的地步,亦可见此节日风俗的流行程度。

端午节的节日风俗,第三项当然是吃粽子

从魏晋时期开始,人们在夏至、端午都吃粽子。晋人周处《风土记》:“仲夏端午,端,初也。俗重五日与夏至同。先节一日又以菰叶裹粘米,以粟枣灰汁煮,令熟。”

好吧,如今我们关于甜口粽子和咸口粽子的争论,可以休矣。原来,最初的粽子就是甜口的,因为其中有枣子。

在唐朝,人们似乎在端午和夏至两个节日里一直吃粽子。证据是,在张说之后的一百多年,唐朝开成三年(公元838年)的夏至节气,白居易仍然在吃粽子。

在白居易留下的《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》一诗中,他写道:“忆在苏州日,常谙夏至筵。粽香筒竹嫩,炙脆子鹅鲜。”可见,直到那时,夏至的筵席上,仍然是吃粽子的。

最后,必须指出的是,虽然我们已经知道端午节源于先秦古人的“五月初五是恶月恶日”的观念,但并不妨碍我们在端午节这样的节日里,像张说在《岳州观竞渡》中一样,想起屈原,想起这位忧国忧民的伟大诗人,想起当年他身上所承载的,如今我们还要世世代代去弘扬的爱国主义精神。

据《信息时报》

责任编辑:罗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